Sunday, August 27, 2017

徘徊在似即若離之間




流蕩徘徊。

多年前你大聲問著年輕的我,你說,妳不要站在邊界,妳究竟要進場或是退場,這問題今日又再次干擾我這顆已然逐漸老去的心。

站在邊界。我的生命課題。既不想孤單,也不想進入人群,這究竟是如何的邊界之邊界,我不得而知。

我只知道我一直都和邊界有緣。或該說我一直都選擇邊界,就像我喜歡窩在許多空間的最後一排與最邊的角落,我喜歡看見眾人,多過於被眾人看見,這也是一種邊緣觀照。

鍾文音 《中途情書》